没有爱杀死对方而《小乔伊》中的母女更戳人

没有爱杀死对方而《小乔伊》中的母女更戳人

由王军执导,黄磊、海青、洪涛、沙溢、王燕辉和咏梅主演的《《小欢喜》》目前正在播出。 该剧是《小别离》的续集,该剧在三年前播出后变得爆炸性十足。相比之下,《小别离》目前的市场反应有些平淡。然而,在平淡无奇的家庭生活情节中,有一种家庭塑造,这使得该剧不同于以往的家庭塑造,值得同行们考虑。

这部电视剧平淡的主要原因是《小欢喜》是今年夏天一线卫星电视播出的第三部教育类电视剧。前两个是《小欢喜》和《少年派》。观众对美学有些厌倦。 虽然《带着爸爸去留学》在这三部戏中享有最好的声誉,但豆瓣得了8分,从大剧本模式的角度来看,它并没有太多创新,仍然是:几组家庭和一组优秀,塑造了群体形象,反映了各种情况

Like 《小欢喜》以林·妙妙和她三个最好的朋友为中心,关注四个有不同问题的家庭。《少年派》有三组不同的随行家庭,反映了不同的家庭冲突;《带着爸爸去留学》也是如此。 这部戏有三组家庭。方氏家族是虎母猫父的风格。海青扮演老虎的妈妈童文杰,她“讨厌铁,但不生产钢”。他的儿子方毅是一个不想进步的穷学生。黄磊扮演猫的父亲方圆,他负责把泥和泥混合在一起。 吉佳是一个留守儿童。王燕辉饰演的季胜利是区长。由于他的工作任务,他和妻子刘晶,由咏梅扮演,已经离开他的儿子杨楫杨很多年了。杨楫·杨因为缺乏爱而反叛。 乔家是虎妈猫爸+离异家庭的风格。沙溢饰演的乔卫东与洪涛饰演的宋倩离婚。他的女儿乔·瑛子是由宋倩抚养大的。宋倩把他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她的女儿身上。瑛子很沮丧,不知道该拿母亲的控制权怎么办。

从目前的电视剧来看,方家翊的台词是电视剧中最被刻画和夸张的。童文杰和方圆是《小欢喜》的延续。林一凡是“妙妙林”的复制品。编剧用童文杰的话表达了千千一千万父母的心声:如果你高考不及格,你就找不到好工作。 它不仅展示了现实,也出卖了焦虑。

纪佳的台词,大城市“留守儿童”的视角比较新颖,王艳辉的演技也很出色。然而,杨楫·杨的叛逆性格、他因叛逆而缺乏对学习的热爱以及父子之间的紧张关系普遍是常规的,重复了观众的刻板印象。

这实际上是“主题剧”中的一个常见问题 现在电视剧已经进入了“主题时代”。如果电视剧触及了时代所关注的话题,它会引发讨论。 因此,许多戏剧本身往往只是主题,是主题的延伸和演绎。除了话题之外,没有太多精致生动的个人经历。 例如,父母是一只“老虎”和一只“猫”,学生们冷静而勤奋,父母和孩子不是敌对就是亲密.难道没有像“想触摸和收回的手”这样模糊的区域吗?

从这个角度来看,《小别离》中的乔家系列是三个家族系列中最好的,因为它超越了刻板印象 过去,影视剧对母女关系的表述一般如下:一种母亲是伟大无私的,母亲是善良孝顺幸福的;一种是“互相残杀”类型,母亲有意无意地伤害女儿,因为她更喜欢男孩而不是女孩,如《小欢喜》 《欢乐颂》;也有一种爱互相残杀,母亲控制,女儿反抗,最后和解和快乐团聚,如《都挺好》。

《少年派》宋倩是另一条线 宋倩是老虎妈妈,有强烈的控制欲望。英子压力很大,他们之间有各种小冲突。 然而,这种冲突在过去并不是一场戏剧性的情感杀戮。它非常克制。争吵之后,母女俩迅速向对方道歉,并互相讨好。他们彼此接近,但彼此疏远。

这出戏有一段精彩的段落。争吵之后,宋倩问英子她是否愿意一起去看电影《小欢喜》,以便让英子开心。 英子已经和她的同学看过了,但是为了让宋倩开心,她开心地答应了。 在看电影的过程中,英子说漏了嘴。宋倩知道女儿看过这部电影,生气地离开了电影院。 宋倩认为这是浪费她女儿的时间。英子说她希望她的母亲幸福,而宋倩说她希望她的女儿幸福。 结果,没有人高兴。

宋倩和英子之间的关系一直是一样的。每次冲突后,双方都会缓和,但很快就会有新的冲突。 因为他们没有真正敞开心扉,理解对方的真正需求。 宋倩一直在为英子付出和牺牲,所以英子不敢告诉宋倩停止把她的意志强加给她。她只能勉强满足母亲的要求。宋倩也知道她剥夺了女儿的兴趣和爱好,所以她想尽一切办法取悦女儿。

这对母女非常“有礼貌”。他们都太在乎对方,也太担心伤害对方。他们也知道他们不能满足彼此的要求,并且因为内疚而互相伤害。 爱和内疚的混合意味着礼貌和小心取悦。 这戳到了许多人,因为在真实的家庭关系中,有许多这样难以描述、难以说出口的复杂而纠结的情感困难。 自古以来,独立个体的意愿和他们家庭的期望都处于两难境地。

一部好的戏剧应该有能力表现各种微妙的情感、微妙的情感和微妙的关系。当观众看到它时,他们会真正反思自己的处境,并试图找到解决办法。

□曾玉丽(戏剧评论家)

关于“养老金入市”的三点值得关注

关于“养老金入市”的三点值得关注

“养老基金入市”不仅关系到人们关心的养老问题,也关系到资本市场的中长期资本来源。这个话题一直很热门。 最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一组数据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养老金市场进入”这一主题上 那么,关于“养老金市场进入”,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呢?

注意1:近8000亿元养老金投资背后透露了什么信息?

截至9月底,18个省(区、市)政府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委托投资合同,合同总金额9660亿元,其中已收7992亿元,投资已经启动。 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新闻发布会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数据相比,地方养老基金的投资和运营量呈上升趋势。

今年第一季度末,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与17个委托省(区、市)签订委托投资合同8580亿元,其中投资运营6248.69亿元。第二季度末,与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签订委托投资合同的省级政府增加到18个,签订合同8630亿元,其中投资运营7062亿元。 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委托投资合同的省(区、市)数量保持不变,但委托资金规模和收到的资金数量均有所增加。

注意2:近8000亿元养老金中有多少能“进入市场”?

在养老金投资方面,有必要提及2015年国务院发布的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投资管理办法,这是目前指导养老金投资的重要依据之一。

按照这种方法,基本养老保险基金仅限于国内投资,投资领域受到严格限制,权益资产比例不超过30% 这意味着股票、股票基金和股票型养老产品的投资比例不得超过养老基金总资产净值的30%。 换句话说,在近8000亿元养老金中,最多只有不到2400亿元能够进入股市。

中国养老金金融50论坛秘书长董克勇指出,这并不意味着这一比例将在养老金投资过程中得到充分利用。 “养老金投资将通过对银行存款、央行票据、各种债券和股票产品的全面投资,确保稳定的投资。具体投资比例将考虑各种因素 “

注意3:未来的”养老金市场进入”增量空或更多在第二和第三支柱”行业的专家眼中,目前一些公众对”养老金市场进入”有一些误解。当相关话题被提及时,它们将被视为基本养老基金股票市场投资。 从中国养老金制度的发展趋势来看,这种理解是相当片面的

社会最近关注的“近8000亿元养老投资”中的养老金确实是基本养老保险,也就是老百姓俗称的“养老保险”。 国家社会保障基金将分别从2011年和2015年委托广东省和山东省管理基本养老保险剩余资金,从2016年委托地方基本养老保险剩余资金统一管理。最近一次委托账户投资已达到近8000亿元。

专家表示,这部分资金目前来自国家主导的基本养老保险的“基金板块”,即来自养老的“第一支柱”。 然而,随着老龄化趋势的发展,我国养老金制度迫切需要发展“第二支柱”,即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以及“第三支柱”,即家庭或个人养老金储蓄和投资安排

董克勇说,“养老市场进入”实际上是一个综合概念,包括投资股票市场基金的一个、两个和三个支柱 他预测,未来股市投资的第一支柱仍将遵循稳定的原则,保持合理的增长。 短期而言,市场基金的第二和第三支柱暂时不能超过市场基金的第一支柱。 然而,随着中国养老体系的发展和完善,养老基金进入市场的增幅甚至更大空事实上介于第二支柱和第三支柱的“基金板块”之间。 据新华社报道

疯狂干扰目标手机“打死你”积累250万美元

疯狂干扰目标手机“打死你”积累250万美元

疯狂干扰目标手机“打死你”,累计250万

15广州判刑

“丁铃铃!丁铃铃……”这种叫“打死你”的骚扰电话一接到就被切断,而且每隔几秒钟就打一次。当手机没电时,它必须关机。背后是一连串疯狂的赚钱!广州白云区法院18日判处15人

Case

Development of恶意软件

Interference with Target Mobile Phone

从2017年开始,他委托他人开发了“云通话”、“挂机宝”和“积分钱包”软件,上传到网络供他人下载、安装和使用,还将积分出售给他人牟利。 购买积分后,用户可以在“云呼叫”软件中发出干扰目标手机的“云呼叫”指令,然后用积分支付奖励。

操作者使用装有“机器挂宝”的手机收到“云呼叫”命令后,以特定频率呼叫目标手机,导致其无法正常工作

13来自顾牟伟和谭某的人在了解了该软件后,提前购买了一批手机,从网上下载了“挂宝”,挂了电话。接到任务后,他们开始自动拨打电话号码,完成呼叫任务赚取积分,自动转入“挂宝”账户,最后将积分出售获利

与此同时,张某知道别人使用“云通话”软件挂机并赚取积分,仍向别人提供支付和结算协助。

根据司法审计,何某的非法收入为157.2万元,其余14人的非法收入合计为891.3万元。

法院认定,包括何牟国在内的15人违反国家规定,干扰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功能,导致计算机信息系统无法正常运行,后果尤为严重。他们的行为构成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罪行。 被告何某在共同犯罪中起了主要作用,是主犯。被告谭某的14名中等身材的人在共同犯罪中扮演次要角色,是共犯。 根据被告的犯罪事实、犯罪性质、情节、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法院裁定被告,他是一个国家,犯有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被判处五年监禁。其余14名谭氏中产阶级被告均被判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并被判处2年6个月至1年4个月有期徒刑,其中4人被判缓刑。 广州白云区法院刑事庭法官刘戡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如今广泛使用的智能手机,像电脑一样,使用独立的操作系统,具有独立的操作空功能,可以通过移动通信网络实现无线网络接入。因此,在刑法中,移动电话应被视为“计算机信息系统”。

刘戡表示,本案中“云呼叫”服务的宣传卡可以证明被告主观上知道非法入侵特定计算机信息系统会破坏信息系统的功能以及信息系统中存储、处理和传输的数据和应用程序,导致计算机信息系统无法正常运行的后果。 客观地说,他们的行为导致至少50个或更多的手机系统无法正常运行,这是一个特别严重的后果。

每个配件都知道别人使用“云呼叫”软件以特定频率呼叫目标无线手机,但在无线手机无法正常工作的情况下,仍然通过卖点向别人提供“云呼叫”支付和结算协助,他的行为也是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的帮凶。 总之,法院都追究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的刑事责任。

刘东和云·法宣

及时报警

刘戡法官提醒公众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要注意保护个人信息和隐私,以避免“打死你”的恶意骚扰。他们应该妥善保管身份证、银行卡号码、手机号码等个人信息,并在发现恶意骚扰软件如“打死你”时及时报警。大多数网民在使用各种网络软件时也应该注意软件的合法性。

刘东和云·法宣

“中国之咬3”口碑下降

“中国之咬3”口碑下降

《舌尖上的中国3》口碑下滑,导演团队回应质疑——“市场环境的变化,创新和突破的需要”这则新闻(记者李夏之)经过四年的分歧,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终于在今年春节回到央视 然而,与前两季出色的口碑相比,douban.com在第三季度只获得了4.3的低分,这也使得《舌尖3》遭遇滑铁卢的说法越来越受欢迎。

在第三季,《舌尖》系列纪录片延续了主题多样化的习惯,分为“器皿”、“熏香”、“宴会”、“食物与营养”、“厨师”、“酥脆”、“节气”和“融合”八集,分别介绍了器皿、小吃、小吃等中国美食的特色和医疗食品的同源性 虽然在小吃介绍的第二集《香》中,多样性总监黄鹤带领团队在8个月内到了20个城市,联系了136个角色,调查并拍摄了120个小吃,但最终的展示仍然让许多观众认为“故事不仅仅是食物”,“说教的味道太浓了”,“舌头的味道变了”

对此,第三季导演刘鸿雁解释说,新季的主题是在呈现令人垂涎的美食的基础上,增加美食的文化和历史感。因此,导演团队通过大量的初步调查和学术讨论追溯了中国烹饪的前世起源。 例如,该小组去扬州四五次买卷心菜,还从农业大学找到了专门研究农业和蔬菜历史的专家。他们去了很多地方查找数据,花了很多努力才发现卷心菜是如何从北向南进化的,以及大白菜是如何传播到韩国的。

“美食背后的文化和文明是《舌尖上的中国》系列的根基和灵魂 第三季不仅诠释了中国的食物和人民,也试图了解它所植根的文化沃土和时代的变迁。 ”刘鸿雁说,这种主题变化可能会让观众感到不舒服,但这种定位创新,是第三季导演组必须做的 她直言不讳地说,当《舌尖1》播出时,全国有40到50个食品节目,现在屏幕上大约有400到500个食品节目。 此外,几乎每个省市都有食品纪录片,如“思考的食粮”系列、“品味”系列和“一城一品”系列。食品纪录片的市场环境已经不一样了。 在她看来,观众的期望和反馈现在不同了。在前两季的基础上,如果第三季度没有更多的创新、突破和发展,观众是不会满意的。

有些观众认为第一集《器》太多关于厨房用具,本末倒置,“我在看美味的食物,但我对铁锅感兴趣。” 对此,刘鸿雁解释说,实际上已经认真考虑了这种多样性安排。 该集导演罗永红(Luo Yonghong)表示,之所以在第一集中放入“器皿”,是因为所有的食物都很精致,其来源与炉子、锅、食物容器和容器分不开。 以铁锅为例,它的意义不仅体现在鲁菜的成就上,还体现在“炒菜”之所以可能是因为铁锅,而“炒菜”在中国烹饪史上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这种结构的原因是有一个内部的思维、逻辑和表达系统 每个人都说中国的饮食文化博大精深,但这博大精深是什么呢?这种配料不仅经过加工,而且后面一定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 我们想展示食物是如何制作的,然后挖掘并展示食物背后的根源。 ”刘鸿雁说

二手玫瑰梁龙我被活活逼成了个美妆博主

二手玫瑰梁龙我被活活逼成了个美妆博主

照片:摇滚乐队二手玫瑰的主唱梁龙 中国新闻社派陈丽宇去拍摄二手玫瑰。《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梁龙/奎·张燕第一手将口罩贴在脸上,但口罩很短,没有遮住额头。梁龙对着镜头笑了笑,说道:“这就是我脸长的原因吗?脸不是很好,嘴可以吃八个方向 “这是梁龙拍摄的一段美丽的化妆视频。因为这些视频,他的微博已经有10年没有改进了,从黄五改成了金五,曾经收到了10,000多份。 这位40多岁的中年男子摘下面具,对着镜头说,“总的经验是感受面部呼吸。” “

20年来,梁龙实际上经历了很多。他死于摇滚音乐最无望的年代。近年来,他也欣赏了许多风景。这首歌被制成复调铃声,并被电影用作主题曲。他也可以在音乐节上扮演自己的角色,并对每一个场合做出反应。 外界认为这个人是个混球。至少人们心目中的摇滚音乐家可以做到这一点。毕竟,他的音乐风格没有王峰那样鼓舞人心,也没有徐渭鸡汤那么好。然而,梁龙自己的成就感不强。相反,他一直有点焦虑。当这两人转向摇滚乐并被认可后,他跟随了这种风格,但他对音乐的兴趣一直在下降,而且当最初没人注意时,他也没有这种势头。 毕竟,他和乐队都还没到中年。

这个新加入团队的年轻人给了他一个现场直播化妆的想法。 看人家的李佳琪,口红的销量和电影票房差不多。根据数十亿美元,这不也是男人的化妆方式吗?根据这个理论,梁龙仍然是族长 然而,其他人的净人气是英俊的,而梁龙是矮胖的,现在他有一个青皮光头。从侧面来看,就像《征服》年的刘华强一样,这样一个粗糙的大师决定做一个美容化妆博客。

小镇摇滚青年

《乐队的夏天》火灾发生后,总有人在网上问:“为什么节目组没有邀请二手玫瑰?”乐迷们都感到很遗憾,乐队的分数很高。二人组变成了有摇滚味道的摇滚,或者二人组变成了有摇滚味道的摇滚。在早期,主唱梁龙穿着变装。站在舞台上,他用东北方言开玩笑,大花外套,粉色和绿色的扇子,扭了起来,唢呐和扭曲的吉他一起响起,梁龙打开了他的声音。“有一个女孩看起来像一朵花,还有一个男人说你不必害怕。许多年后,他们成了一家人,生下了一个小崽,一起奋斗。”民间风味中有一些吸引人的东西

事实上,综艺节目组不可能错过这样一个角色。他们三次打电话给梁龙,但梁龙想了想,拒绝了 他说他不能接受评委的综艺节目。 没有人知道梁龙是否后悔这个节目变得如此受欢迎。然而,他自己清楚地传达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也知道,如今,音乐必须得到管理,他必须不断出现在互联网上。 如果你不去看真人秀,你必须想点别的。

对于普通观众,你如何理解梁龙和二手玫瑰?二重奏+摇滚音乐 这个符号有点简单和粗糙,但它也是直接有效的。

事实上,在梁龙离开东北之前,他并没有听到太多关于二人组的事情。 在某种程度上,这使他的民间艺术对他形成了一种支离破碎的记忆。 当他八九岁的时候,他看见豆腐店旁边有一个农民,手里拿着一台收音机,愉快地听着《猪八戒拱地》。 偶尔,他能看到两人在齐齐哈尔转身表演的小屋,但他不会主动走进去。

20世纪90年代,人们迅速爱上了卡拉ok、台球馆、迪斯科舞厅、拱廊和轮滑所建造的新世界。在年轻的梁龙心目中,这两个人变成了贫穷、落后和土壤的象征。 他出生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国有企业家庭,觉得这些事情已经不成比例了。 “农村那玩意儿,我们城市人不懂,那这种孩子的想法呢 ”多年后,梁龙回忆起《中国新闻周刊》

梁龙最喜欢的音乐来自比东北部更发达、更时尚的城市。 起初,他喜欢港台歌手刘德华和郑志华 一次看电视,他在中央电视台看了黑豹乐队的表演。 这些住在首都的歌手像侠客一样留着长发和锐利的眼睛,很快就抓住了梁龙。 第二天,他骑着自行车,跑到音像店,买了一盒黑豹盗版磁带,从此失去了控制 他觉得摇滚歌手很有男子气概,也很时尚,单独听他们唱歌会让他们看起来与众不同。

梁龙在职业学校度假期间,在齐齐哈尔工人文化宫学习吉他。 在这座苏式建筑里,他遇到了比他小三岁的孙宝琦,他也喜欢摇滚乐。 之后,他们经常在梁龙的平房里一起喝酒和练习钢琴。 一天,梁龙听了孙宝琦写的一首名为《革命》的歌。歌词是黑豹的早期风格。“我真的很抱歉这么多年了,我明白这是抑郁症的结果。”青少年创作一首强烈表达悲伤的新诗的心情是相同的,但孙宝琦听了之后也有同感。 父母都是国有企业的工人。他们在“企业化社会”的幼儿园、小学、初中和职业学校学习。如果将来没有意外,他们会上父母的课,一步一步地生活。

但是他们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摇滚音乐家 这是摇滚乐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何勇在香港演唱会上挑战四天王。在齐齐哈尔夜总会,人们经常听到“超越《真的爱你》”和“黑豹《无地自容》”。

梁龙和孙宝琦有一个共同的朋友叫刘大刚,他在北京混摇滚圈。 每次刘大刚回来,他都生动地向他们讲述了那个圈子里丰富多彩的生活,比如会见唐朝乐队的高五和崔健。 有一次,刘大刚告诉他们,北京现在有一所音乐学校,名叫凡迪,专门培养摇滚音乐家。

梁龙要弹琵琶 这时,他已经从职业学校毕业,在一家化妆品公司工作,每天骑三轮车,把商品送到各地的商店。 有一次,他利用从北京进货的机会去打听烟笛学校。他得知迷笛学校的学制已经改为两年,学费成千上万。 他开始考虑在野菜生意中赚些钱,但是他失去了他的底。当他走投无路时,他的前职业学校校长介绍他到哈尔滨工作。只有当他去的时候,他才知道他在一家旅馆当保安。

Black Lens

在齐齐哈尔,很难找到在梁龙有共同语言的人,而在哈尔滨,已经有七八个原创乐队和一所专门培训音乐家的艺术学校。 梁龙在这里遇到了哈尔滨本地人文恒、马春雨和马金兵。 梁龙还打电话给老乡孙宝琦,给他在酒店找了份工作。他们五个人一起组成了“黑镜头”乐队。

除了梁龙和孙宝琦没有人工作 当时,哈尔滨正经历一波裁员浪潮。街上满是卖衣服、水果和蔬菜的下岗工人。 它们很难销售 有时,在两个摊位之间,彼此的家庭成员会去彼此的摊位买东西,消费一些存货,看起来体面一点。

那年又有一场洪水影响了3.34亿人。 到六月,一些铁路和公路已经被切断。 梁龙每天都在电视上听到水位上升的消息。 一种叫做腐败酸的药物在全市所有药店都缺货。 谣传它能防止瘟疫蔓延。 当灾难发生在城市附近时,有很多谣言,一些人说大坝几乎无法修建,如果大坝决口,哈尔滨将被淹没。

洪水促成了黑镜头的唯一表演 住在北京的刘大刚此时已经离开北京,他在税务局工作的家人安排他在哈尔滨参加抗洪的一个单位工作。 他说服军队领导人邀请梁龙表演。

军队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演出前,官兵们专门做了一排沙雕作为装饰,还派了一辆公共汽车去接他们。 表演开始了。在舞台上,梁龙非常紧张。下台后,他发现他的手指已经跳出血来了。 观看演出的士兵们笔直地坐在观众中,歌曲结束时,他们热情而整齐地鼓掌。

孙宝琦未能出席演出。演出前,梁龙和孙宝琦因打架被酒店开除。 演出结束后,由于长期的困难,乐队解散了,没有任何悬念。 洪水危机消退后,孙宝琦去海南做生意,文恒、马金兵、马春雨去内蒙古山洞散步。 许多年后,没有人听到帮助他们举办这场演出的刘大刚的消息。 梁龙泽终于去北京追寻他的梦想

但是洪水也在消退,就像中国对摇滚音乐的狂热一样。 一些变化正在悄然发生:创造了“三魔石”的滚石唱片突然离开了大陆;在工人音乐会上,何勇问道:“李素丽,你漂亮吗?”官员们认为他在取笑劳动模范。 从那以后,获得摇滚表演的认可变得越来越困难。 也许这种预兆早就已经被奠定了。摇滚乐只是短暂的爆发。商业包装后,它被视为一种新鲜小吃。品尝后,它被扔掉。人们的生活开始向更实际的内容发展。

二手玫瑰

在北京,梁龙将作品投给唱片公司,没人理他。想写新歌,却发现自己啥也写不出来。半年后,他灰头土脸地回到哈尔滨,打算放弃摇滚。他的父母下岗之后开始做生意,赔了,此时已经从市内搬到郊区。梁龙已经22岁,觉得再不挣钱,自己就没脸见人了。

曾经的黑镜头乐队的成员温恒、马金兵也过得不好。他们去内蒙古之后,被骗,只得再回到哈尔滨。难兄难弟又聚在一块,他们听说哈尔滨郊区新华村,有个大队会计家的儿子叫苏永生,吹拉弹唱都会。这三个走投无路的青年,为了省钱,决定去苏永生家蹭住。

这是梁龙从未体验过的生活。曾经他面对的是高楼、工厂的烟筒、汽车的喇叭声,如今取而代之的是农田、低矮的房屋、开阔的天空和夜里蟋蟀、青蛙的叫声。晚上,梁龙睡在苏永生家的炕上,白天,看暑期热播的 《西游记》 ,排练,偶尔帮苏永生家收苞米,或是在村里红白喜事上演奏歌曲。他的内心在悄悄变化。

一天,乐队在苏永生家院子里排练,他们先是弹了几首梁龙写的老歌,觉得没劲。苏永生的妹妹路过,梁龙让她给随便说出三个数字,她脱口而出“6、4、3”,几人按照这个和弦扒拉了会儿琴,然后,几人放下乐器,回屋看电视。

梁龙没进屋,自己趴在院子里,用20分钟,写出了 《采花》 ,“有一位姑娘像朵花,有一个爷们儿说你不必害怕,一不小心他们成了家,生了个崽子一起挣扎……”没人知道,这20分钟之内发生了什么,或许是神祇握住了梁龙的手,或许是他多年以来在东北耳濡目染的地方文化催生了质变,也许什么都不是,只是某种不可言说的运气。梁龙写完歌词,欣喜若狂,他觉得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语言。他曾经厌恶的、拼命想远离的地方二人转被他神奇的化用了,某种意义上,这20分钟是梁龙一生的转折点,他告别了那种模仿国内二流乐队的调子,二手黑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手梁龙。

接下来,他一口气写下近十首作品,几个人去往县城,录制了乐队的第一份小样。创作、排练、录音,22天完成。

他们商量着重新给乐队起个名儿。梁龙回忆自己在北京憋不出词儿的日子,觉得那时,大家都在模仿。他将这种状态命名为带有反讽意味的“二手”。这几个困在农村的年轻人对姑娘的向往,则被称之为“玫瑰”——二手玫瑰乐队诞生。

1999年年底,梁龙接到哈尔滨第二届摇滚节邀请。演出那天,这几个贫穷的小伙儿穿得破破烂烂就去了。主办方给其他乐队都发25个肉包子,唯独没给他们。梁龙感觉被羞辱,喝了一瓶白酒,跟乐队成员说,“我们今天一定要出彩,把现场都废掉。”他抄起旁边的糖纸,编在自己的辫子上,又见到旁边有一个女孩在化妆,借来化妆品,胡乱勾了一把,上台了。

“这一上场,哈尔滨这摇滚老炮都蒙了,哪见过这个啊。 《采花》 一唱,全民蒙。”多年之后,梁龙对 《中国新闻周刊》 回忆。下台之后,梁龙上厕所,听旁边人议论道,“这是民族朋克吧?”

梁龙又一次孤注一掷去了北京,乐队那些人没人跟着,大家基本上都放弃了这条路。当年与他一起在家乡练琴的孙保齐,已经在海南赚了几十万,还在海口买了房。但他还是忘不了摇滚乐,转眼到了千禧年,他辗转要到梁龙的电话,一通电话后,他决定去北京找梁龙。

孙保齐是二人转迷,没事就唱几句“淫词艳曲”,他的归来,让梁龙的音乐开始有了更多确定无疑的二人转味道。

但孙保齐只在北京待了几个月,就走了。这是中国摇滚境况最差的时候,大批乐手聚在远郊的树村、霍营一带,住农民房、吃挂面几乎没演出。也有人开始以另外的方式寻找出路,比如,这一年,汪峰离开鲍家街43号乐队,独自签约华纳,发布了第一张个人专辑 《花火》 。

梁龙在北京的第一场演出,在豪运酒吧。演出前,鼓手崔井生为了保证有民乐味道,特意赶去哈尔滨,将吹唢呐的苏永生找来,给他报销车票、住宿。此外,乐队确定了梁龙的反串形象:一个上海舞女。崔井生跑遍北京,给梁龙找到一双44码的高跟鞋。这次演出,梁龙塑造了他此后现场的基本范式:二人转式的曲调混搭摇滚乐的节奏,东北话的歌词,夸张妖娆的反串扮相。

观众只有100多人。但在演出之后,二手玫瑰迅速在北京的摇滚圈传开了。圈内有人说,“二手玫瑰是伸进京城的一只怪手”。之前不理梁龙的酒吧,开始找他驻场。

有一次,崔健来看他的演出,对他说“牛。音乐方向非常好”。另一次,梁龙演出结束,走出酒吧,碰见窦唯,窦唯鼓励他“哥们今晚不错”。

知名乐评人张晓舟在评价二手玫瑰时说,“二手玫瑰不仅仅是摇滚乐,它是一个整体的艺术家项目。尽管梁龙当时可能不一定很熟悉当代艺术,但那是同一个时代的思潮的某种产物——玩世,艳俗”。

“摇滚无用”

牛佳伟曾经是滚石旗下魔岩唱片的经纪人。2001年,他打算包装一个乐队,他在布衣乐队和二手玫瑰之间犹豫很久,最终选择了二手玫瑰。牛佳伟介入之后,乐队开始真正走向职业化。牛佳伟给乐队定了排练场地,每周要求乐队至少排练两次,每次至少4个小时。乐队演出数量也快速增加。这段时间,二手玫瑰有近50场演出,其中还包括一场参加在瑞士举办的音乐节。

即将出专辑时,梁龙和牛佳伟因理念不同分开。牛佳伟觉得,梁龙应该出DVD,梁龙执意出唱片。“我认为二手玫瑰是现场乐队,而不是出唱片的乐队,如果走唱片的路,我认为发展会非常艰难。”牛佳伟对 《中国新闻周刊》 说。

黄燎原在子曰乐队主唱秋野推荐下,看了二手玫瑰的一场演出。他见到梁龙油头粉面、弄成女装,觉得很有意思。最初打动他的是梁龙开演前的流水词,“无论你是南来的,北往的,鸡西的,鹤岗的……”

那场演出后,梁龙请黄燎原吃饭,希望黄燎原做他的经纪人。起初,黄燎原一直推脱。那时,黄燎原刚卸任唐朝乐队的经纪人,正在谈恋爱,很累。后来,黄燎原喝多了,答应下来。

在黄燎原的运作下,二手玫瑰出了专辑,也在北展举办了演唱会。那时,北展有2763个座位。此前,摇滚圈只有崔健在这里举办过演出。演出结束之后,梁龙几乎拿到了当年所有与摇滚乐有关的奖项。

梁龙的梦想实现了,却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在他梦想成为摇滚歌手时,黑豹、唐朝是巨星,可以在五星级酒店连住一个月。而他成为知名摇滚歌手时,除了可以在酒吧和曾经的偶像一起喝酒外,没有任何像样的物质回报,一辆车都买不起。

“你成名了意味你在圈内地位高了,但你的生活还是没有改变,那个年代摇滚没有市场,你有车没有路。”梁龙对 《中国新闻周刊》 回忆。

其实,摇滚乐市场在悄悄变化。2004年8月,黄燎原创办贺兰山音乐节,到场人次达12万。观众中有一名叫李志的年轻人,看完演出之后决定做摇滚乐。那年10月,第五届迷笛音乐节在迷笛雕塑公园举办,这是迷笛首次收费的音乐节。两场音乐节,梁龙都有上台演出,只是,都并未给梁龙带来多少收入。

而摇滚歌手汪峰和许巍正大步奔向主流,前者推出专辑 《笑着哭》 ,主打歌 《飞得更高》 昂扬励志,后者的专辑 《每一刻都是崭新的》 则有浓郁的鸡汤味道。梁龙的少年偶像黑豹、唐朝淡出公众视野多年之后,摇滚乐又一次被公众接纳,却是以换了面貌的主题。

2004年,湖南卫视创办 《超级女声》 ,华语乐坛由此进入选秀时代。既往的规则被颠覆了,中国音乐市场不再是由音乐公司总裁决定16岁的孩子要听到哪些人的音乐,而是由参赛歌手的同龄人用手机一人一票选出自己的偶像。

2007年,吉他手姚澜给梁龙打了个电话:“你音乐不能扔啊,你这天天当艺术家,我们怎么办?” 梁龙重新捡起乐队。他将在建筑公司上班、一直有音乐梦的李自强拉过来弹贝斯。鼓手是梁龙的东北老乡孙权。民乐手是在网上认识的,叫吴泽坤,是著名民乐家、轮回乐队前主场吴彤的侄子。

差不多这时,音乐节市场开始慢慢好转了。二手玫瑰的演出费,从两万变成四万,又从四万变成八万。2013年,梁龙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举办“摇滚无用”演唱会。在工体举办演唱会,被认为是一个中国摇滚乐队在商业上能达到的最高点。这场演唱会结束之后,经纪人黄燎原说,“我的历史任务完成了。”

市场的好转,却没能挽回梁龙对音乐的激情。他将更多时间、金钱放在做当代艺术,但赔了不少钱。有一年新年,梁龙还给姑姑打电话借了五万块钱,给团队发工资。

梁龙在迷惑时,音乐综艺时代来临了。2012年, 《中国好声音》 在浙江卫视首播,这个节目第二季时,汪峰成为导师,那时,他已经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娱乐明星。但仍然鲜有节目请梁龙做导师,而他也拒绝被评委评判,这样也将绝大多数邀请他的节目挡在门外。

如今,一些亚文化也开始被选秀综艺青睐。2017年6月, 《中国有嘻哈》 《热血街舞团》 相继播出。如今,与摇滚乐直接相关的综艺节目 《乐队的夏天》 上线,梁龙当然接到了邀请,但最终还是拒绝了。

这个时代,梁龙越来越看不懂了。在年轻人的蛊惑下,四十多岁的他在镜头前贴面膜,做一个美妆博主,当然,这只是个推广自己和乐队的策略,他依旧玩世。

梁龙曾经写过一首被传唱很广的歌 《让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 ,他在歌中唱道,“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工人,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商人,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诗人,我被活活地逼成了个废人”。

如今,他被活活地逼成了个美妆博主。

《中国新闻周刊》 2019年第29期

声明:刊用 《中国新闻周刊》 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辽宁篮球队主场迎战深圳队力争第一场胜利

辽宁篮球队主场迎战深圳队力争第一场胜利

过去,他们都在前四名,但现在他们在同一条船上。郭艾伦和斯蒂芬森需要更多的“化学反应”来带领团队尽快走出低谷。 《辽沈晚报》和《辽沈客户》记者查金辉在连续两次失利后,在家乡大本营度过了整整三天的空档。这段时间对于球队调整状态尤其有价值,但是它的有效性仍然取决于他们接下来的比赛。

今晚7: 35,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第三轮常规赛将在2019-2020年继续。辽宁男篮将在主场继续迎接深圳队的挑战。 面对这个强大的对手,廖篮要赢得新赛季的第一场胜利绝非易事。为此,他们需要在球场上做出真正的改变。

两支球队都想率先止血

廖篮和深圳队都是上赛季最后四支季后赛球队,而且他们在上赛季常规赛的四场比赛中也各赢了两盘,所以双方的整体实力并驾齐驱。 然而,这个赛季,这两支球队遇到了非常相似的麻烦,导致两支球队吞下了连续两次失败的苦果。

深圳队今年夏天基本上保留了本土球员的框架,只是对个人轮换位置做了一些小的调整,但对外援助的分配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他们仍然保留了两个小角色的组合,但两个外援都被替换了。

这种情况不可避免地导致他们在开始时遇到一些团队磨合问题。两个小小的室外后场与两个局部内塔的搭配没有达到太理想的效果。相反,它也限制了两名外部小球员的进攻能力,并没有达到与上赛季其他球队相同的效率。

廖篮的问题基本相同。尽管斯蒂芬森个人能力出众,但他还没有融入整个团队。他大部分时间只能独自作战,很难充分发挥他的作用。 再加上一些主力球员刚刚回来,状态不佳,整个球队遇到的问题可以说比深圳队多得多。

所以,当廖澜和深圳相遇时,两队不仅比以前更了解对方,而且在新阵容的磨合上也领先了一步。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在比赛中领先,并停止连败。

篮板球还是成功的关键

根据前两轮的数据,辽宁篮球队和深圳队有很大的不同,但是从攻防两端的效率来看,双方只能说各有利弊

在进攻端,廖篮的进攻火力明显不足,平均每场比赛只有94分,而深圳在两场比赛中均有103分,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领先优势。 然而,在控制对手得分的情况下,深圳队显然做得不够好,因为他们的对手每场比赛得了113.5分,这是比赛开始以来第三支失分更多的球队。 虽然廖篮在进攻上有很大问题,但防守端几乎没有资格,每场比赛输105分,排名在联盟中间。

就进攻效率而言,辽宁篮球队的整体表现不如深圳队。两分球和三分球的命中率都落后于对手,尤其是三分球。深圳队31%的投篮命中率排名低于联赛中游,但辽足篮球队25%的投篮命中率几乎是联赛垫底。

令廖篮松一口气的是,他们在防守端的篮板保护相当好,每场比赛43个篮板在联盟中游,其中13.5个篮板在前四名。然而,深圳队只能说是可怕的。在他们有两个本地塔的情况下,李慕浩和沈子杰,他们每场比赛只能有35.5个篮板,排名联赛倒数第四。前场篮板只有7.5个,几乎是辽宁篮筐的一半以上。

因此,廖篮想要赢得这场比赛,它仍然需要在防守端做更多的工作。毕竟,进攻状态可能不会调整得这么快,但是防守端可以通过热情弥补很多事情。 保护你的篮板可能是获胜的关键!

助攻失误都需要改进

在全力打出新赛季的第一场胜利的同时,不可否认辽篮正处于一个相对困难的痛苦时期。他们需要弥补在夏季常规赛期间不能参加阵容的损失,特别是在进攻端,几名主要球员必须一点一点地被揉捏在一起,以改善单独作战的情况。

在前两轮比赛中,廖篮在失利时给人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因为他们没有展示他们赖以生存的球队篮球。进攻端不仅效率低下,而且还伴随着大量错误。

廖篮在失误和助攻方面几乎是联盟中最差的,这可以反映出球队的整体磨合情况。 他们每场比赛的17.5个错误将他们排在“错误列表”的首位。即使与连续两场失利的深圳队相比,他们每场比赛还有5次失误。每场比赛的13次助攻几乎把他们排在助攻榜的最后,只比受邀参加比赛的非联赛球队八一队多了一次。

想知道上赛季什么时候,即使在韩德俊缺席后的季后赛中,辽宁篮球队仍能保持平均每场18.2次助攻。尽管它也位列季后赛前八名,但他们仍然可以控制自己的失误,每场比赛只有10.8次,在所有季后赛球队中排名第二。

显然,这两个数据的变化直接反映了辽宁篮球队的磨合问题。这个问题很难马上得到改善,需要一些耐心的调整。 但至少,在今晚的比赛中,廖篮应该能够让人们看到一些变化,从而让人们相信他们在正确的道路上。

辽沈晚报,辽沈客户首席记者,高鹏

许多企业的工资标准有没有稍微调整你的工资

许多企业的工资标准有没有稍微调整你的工资

许多企业的工资指导线略有调整“你的工资增加了吗”本报记者韩冰之“企业员工的平均工资在上线时增加了9%,在增长基线时增加了6%,在下线时增加了3%.10月30日,吉林省发布了《2019年企业工资指导线》,指导在职企业员工的工资分配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1月,北京、天津、上海、山西、山东、内蒙古、陕西、云南、江西、贵州、辽宁、宁夏、吉林、新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先后发布了2019年企业工资指引计划 从2019年发布的各地区企业工资指引来看,除上海基线为5%-6%,新疆基线为5%外,其他地区基线均在6%以上,北京基线为8%-8.5%领先

所谓工资增长基线,一般是指一个企业的平均工资增长率,适用于生产发展正常、经济效益提高的企业。 此外,工资增长线可以称为预警线,适用于经济快速增长的企业。加薪下限适用于经济效益或损失减少的企业。

根据各地公布的计划,陕西是2%,上海是2%到3%,天津、云南、江西、贵州、宁夏和吉林是3%,北京是3.5%,山西和辽宁是4% 这意味着,对于上述地区经济效益差的企业,可以根据当地制定的离线规定调整员工的工资增长。 在网络方面,陕西、天津、山西、辽宁、贵州和宁夏达到最高的12%,云南和内蒙古达到11%,而北京、上海、山东和江西没有建立网络

记者注意到,今年许多企业的工资指导线基线、上线和下线都有适度调整。 与2018年相比,今年辽宁省企业平均工资增长基线和上线分别提高了1%和2%。山西的平均工资增长基线和上限今年都下调了0.5个百分点。

有些人担心如果工资标准降低,他们的收入会减少。 对此,一些当地人民社会服务部官员解释说,工资指导方针略有下降并不意味着工资出现“负增长”,而是与过去相比工资增长有所下降。 只要三条引导线——的线上线下基线都是正数,这意味着政府引导工人的工资仍在上升。

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企业的工资指导计划已经公布,但员工的工资并不是“必须增加” 对于经济效益特别差的企业,一些地区已经明确表示工资增长率可以低于线下企业。 例如,宁夏已经明确表示,由于生产经营严重困难,企业的经济效益明显下降。经过必要的民主程序后,企业的增长或负增长可以低于离线工资指导线的增长。但是,企业支付给在法定工作时间内提供正常劳动的员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前三个季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指示各地合理调整最低工资标准,发布工资指引,整体劳动关系保持和谐稳定。 下一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推进国有企业负责人工资确定机制和薪酬制度改革,完善相关改革配套政策措施。

麻疹在太平洋岛国萨摩亚的传播已经导致15名儿童死亡

麻疹在太平洋岛国萨摩亚的传播已经导致15名儿童死亡

新华社11月19日电据国外媒体报道,随着麻疹疫情在萨摩亚蔓延,萨摩亚至少有15名儿童死于麻疹或其并发症。

新西兰电台报道称,一名新西兰护士和一名对此事有直接了解的消息来源于19日证实了这一数字。

新西兰曼努考健康中心总经理伊丽莎白·鲍威尔说,仍有三例麻疹相关死亡尚未得到证实。

据报道,管理疫情的萨摩亚国家应急协调中心正在准备一份声明

《萨摩亚观察家报》报告说,最近死亡的人中有2名是早产儿,其中一名母亲有麻疹的临床症状。

报纸上说,迄今为止唯一死于麻疹的成人的5岁双胞胎也已经死亡。 第二个孩子于16日去世

萨摩亚卫生总干事卢萨·塔克·纳西里说,一名孕妇失去了未出生的孩子,但否认母亲是麻疹确诊病例,她只是表示怀疑。

报道称萨摩亚于15日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实施麻疹疫苗接种并禁止儿童参与公共集会。 新西兰正在向萨摩亚运送医务人员、疫苗和用品

东鄂阿胶与韩国老字号人参公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东鄂阿胶与韩国老字号人参公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东鄂阿胶股份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和朝鲜人参公社总裁金在洙在现场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 王新力舍

Zhongxin.com,山东东阿,11月26日(小昭)随着中药的发展,中国悠久的东阿阿胶与韩国历史悠久的高丽参品牌“正官庄”于11月26日在山东东阿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享原材料、研发等资源,以及共同拓展国际市场的渠道

根据这一战略合作协议,东鄂角和高丽人参公社(郑观庄)将在渠道、原材料、研发、生产、营销等方面进一步开展战略合作。

韩国人参公社主席金在洙(Kim Jae-soo)在战略合作签字仪式上表示,红参和阿胶在韩国和中国已经使用了数千年,人参公社和东阿阿胶在医药领域也分别拥有高水平的技术和质量。 随着现代人对健康和高质量生活的需求不断扩大,制药企业应“适应和创新”,并根据客户和市场需求的变化不断创造新的增长势头。 “我希望双方能够通过启动战略合作,在营销、研发、制造等领域相互学习对方的长处,开拓未来市场,保护顾客的健康和美丽。 “

数据图表:图为东鹅角台医院 梁灵芝拍摄”“东娥角和高丽人参公社是中韩两国最具代表性的卫生产业企业。双方致力于成为世界一流的综合性卫生企业,为人类健康幸福做出不懈努力。 “东野阿胶有限公司总裁秦玉峰表示,一流品质、高端品牌、正宗原材料和产品安全的目标是双方深入合作的坚实基础。 中韩两国的传统医学是一脉相承的,如双方共有的“气血交换”理论。 阿胶被誉为“补血”。红参是补气的良药。双方在气血两补产品研发方面的合作将加速中药在国际市场上的发展。

秦玉峰告诉记者,阿胶目前在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等国际市场很受欢迎。 阿胶的消费者不仅是中国人,印尼55%的消费者是非中国人 “东娥椒希望继续通过跨境合作向世界推广中药,并向全球消费者传递真实可信的品牌形象 “

据了解,东鄂阿胶与高丽人参公社(郑观庄)联合开发的第一款阿胶人参饮料预计将于2018年12月底上市。 (结束)

沈阳海关加强监管关闭“外来垃圾”非法入境

沈阳海关加强监管关闭“外来垃圾”非法入境

11月13日,辽宁省政府新闻办公室现场举行记者招待会。 新华社沈阳11月13日电汪精卫(汪精卫)近年来,大宗资源商品如劣质商品和矿业废弃物的进口一再受到调查。沈阳海关充分发挥专家组的技术优势,加强重点敏感商品的属性识别和检验,严控“外来垃圾”非法入境 13日,记者从辽宁省政府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2019年前三个季度,沈阳海关查获的所有固体废物“外来垃圾”均已依法运回国内处置。

沈阳海关将在确保国家安全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进出口工业品检验监管“值班”改革政策措施的落实,不断优化口岸经营环境。 今年以来,沈阳海关共检查监管进出口工业品8429批,总值386亿元。 其中进出口矿产品287批,金额101亿元。检查进出口化学品2673批,价值221亿元。检查进出口机电产品4126批,价值59亿元。 共检测不合格工业产品133批,总值26亿元,占被检工业产品的1.6%,确保沈阳海关区工业产品进出口不发生系统性、区域性和工业性重大安全事故。

沈阳海关商检部门主任李江表示,沈阳海关加大了对矿石、原油、煤炭等大宗资源商品进行重量鉴定的力度,并依法进行称重、水尺、集装箱称重,坚决打击非法贸易欺诈行为。 今年前三个季度,共检测出82批/2949吨重短商品,为企业节约经济损失3100多万元。

此外,鉴于易燃易爆危险化学品的特殊性,沈阳海关有针对性地开展了岗位资格培训,加强安全生产操作,确保海关监管工作场所零事故,开展出口危险化学品泄漏事件“战训结合”应急处置演练,全面测试执法队伍应对突发事件的应急能力。外部方面,通过对危险化学品出口企业的实地调查,了解其资金来源,登记注册,加强安全风险评估,制定“一企一策”和重点监管措施,有效帮助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防范和化解安全风险。 今年前三季度,沈阳海关共检查进出口危险化学品1311批,总值233亿元,检出不合格危险化学品12批。

根据海关总署的要求,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进口铁矿石、锰矿、铬矿、铅矿及其精矿、锌矿及其精矿等矿产品实行“先放行后检验”,进口免于强制性产品认证的汽车零部件实行“先申报后验证”,确保辽宁地区市场需求大的工业品快速通关

据沈阳海关发言人纪和平介绍,为了通过行政审批电子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所有与沈阳进出口工业品检验监管相关的行政审批项目均已在网上办理。企业可以通过海关行政审批在线处理平台提交行政审批申请,实时检查处理进度,下载并打印加盖海关行政印章和行政许可专用章的法律文件。 进出口工业品检验监管证书数量从8份减少到3份。同时,对其余3个证书实现了网络检查和自动比对,监管服务效率进一步提高。 (结束)